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情感驿站
权福军

权福军

科研处处长,山东省高校思想教育教学研究会常务理事。
王玉香

王玉香

 政治与社会发展学院院长,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副主任。
王俊燕

王俊燕

硕士研究生,社会工作教研室副主任,副教授。
宋雷

宋雷

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,山东省心理协会会员,心理学硕士。
  • 嘿嘿~~大家好才是真的好~
  • 希望大家每一天都有不一样的美
  • 旅行的意义不在于走过多少路越过多少山看过多少景,而是找到心之所属

信心,是可以学习的

 

  露天咖啡座,雅克琳抱着她两岁的儿子。一个街头小贩突然出现在他们身旁,向他们兜售茉莉花。小男孩受了惊吓,转过头去看妈妈。雅克琳焦急地向后挪动椅子。儿子立即放声大哭。

  动物园里,帕拉和女儿趴在大笼子上看猕猴。突然,一只猕猴从树枝上跳了过来,抓住她们正上方的围栏,猛烈地摇晃着。小女孩不安地转向自己的母亲。帕拉大笑起来,女儿也笑了起来。

  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充满恐惧,对蜘蛛、电梯、飞机、隧道、旷野、桥......这些恐惧来自哪里?它们仅仅是人类远古的遗传基因在现代生活中的呈现吗?这些基因构成我们,使我们避开危险的昆虫、封闭的空间及灾难。

  野生猴子怕蛇,这也许是适应生存的必然。而在实验室里长大的猴子,却对活生生的蛇毫无反应,不管蛇有多危险。因此这就不是基因构造的结果。在美国的威斯康星大学,一位名叫米歇尔·库克(Michael Cook)的研究员做了一项值得注意的试验。那些从不怕蛇的“家猴”很容易学会受惊吓:只要让它们看到其他猴子面对蛇的惊恐。

  像猴子一样,我们也是从父母、兄弟姐妹、朋友身上学会害怕他们所害怕的东西,哪怕我们自己从未经历过那样的危险。

  幸运的是,反之,我们也能够学到信心。萨德琳娜在刚怀上第一胎时,由朋友推荐,开始学习拉梅兹无痛分娩课程。她希望在一个香瓜那么大的脑袋通过自己的阴道时,能够安定自己的焦虑情绪......她无法想象将在自己身上发现什么。一位母亲来做小组发言:她没有用任何麻醉和止痛药产下了3个孩子。萨德琳娜为她折服,决心做同样的尝试。剩下的几个月里,在几个有过相同妊娠经历的女人陪伴下,她作着马拉松般的准备。

  分娩的日子来临,一位女伴陪在她身边。宫缩几乎侵占了她身体的每一根神经。女伴让她把它们想象成穿过身体的波浪,这些波浪将一只小船推向岸边,船上坐着珍贵的乘客。萨德琳娜紧紧跟随女伴的声音,镇定自己。这增大了她内在的信心,而她正需要以此征服恐惧。分娩进行得相当顺利。萨德琳娜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,一种她从没发现却一直存在的力量。我们内在的信心也一样,会在某一时刻如恩赐般回到我们身上。

  我们的恐惧和力量,在某种程度上定义了“我们是谁”。它们并非与生俱来。我们大多从身边的人那里学到它们。然后,我们又将其传递给看着我们学习的人,让他们更好地面对和理解这个世界。我们自己是关系网中各种互动的结晶。我们是网的一部分,也贡献着各自的影响力。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在此创造最少的恐惧、尽可能多的信心,把力量传递给身边的每个人。

Copyright © 2012 山东青年政治学院·学生工作部(处) 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经十东路31699号 邮编:250103 联系电话:0531-58997280 网站邮箱: xsc@sdyu.edu.cn